君言殿下

亦铭然,字君言,号秋名居士,逍遥客

【全职】从心

打爆婚车车轴的梗源自于龙族三
ooc有
欢迎捉虫
小学生文笔表介意
————————————————————————

人心本怂。
从心即怂。
国家队的训练已经在北京如火如荼地召开了,来自个个城市的国家队成员纷纷从自己的主场城市赶来集训营。
斜阳悠悠,透过窗棂,洒在最为靠近窗边的桌子上,印着烫金的囍字的红笺上,被反射的光线耀眼夺目,让人不想把它打开。
“呦,婚礼请帖?孙翔你行啊,到了北京都有人请你喝喜酒。”推门而入的唐昊一眼就开到了桌子上的请帖,着急忙慌的跑了过去,“呵,还有喜糖,靠,这么贵的巧克力,谁结婚啊这么奢侈?”唐昊一边说着,还一边拆开包装,将一枚巧克力塞到嘴里。
“……”孙翔异常沉默地走到自己的桌前,拿起请帖,和剩下没吃的巧克力,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我日,孙翔你钱烧的的把你,还是闲的蛋疼啊,这么贵的巧克力你扔了。今天忘了喝六个核桃了?”唐昊一阵肉疼,这扔的是钱啊,“你不要的话,给我啊,我要。”
“……”孙翔转过身来,看向唐昊,晶莹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
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哭的梨花带雨的,竟却毫无意思违和感,叛逆的金发融进了夕阳的余晖,孙翔在这奄奄一息的微光中咬着唇,不住的流泪。
“孙……翔,你,哭什么啊,一大老爷们儿,娘兮兮的想什么样子?”唐昊上前,企图拭去孙翔俊脸上的泪水。
拿着纸的手刚触碰到那张脸,唐昊就感觉到背部有一个力量,将他带入到了孙翔怀里:“她要结婚了,她真的不要我了……”
唐昊举在半空中的手僵住了,喜忧参半。
喜,他暗恋孙翔已久,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肢体接触。
忧,原来孙翔有一个如此深爱的女人,即使那人不要他了,要嫁给别人了,对孙翔的影响也已久这么大。
“好了,别哭了。”唐昊的语气竟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的温和了起来,“再不济,我们就去打爆他们的婚车车轴啊,扎上几个钉子什么的。嗯?”
“不要,还是算了吧。”孙翔松开了唐昊,吸了吸鼻子,“要是真的这么做了的话,她会很恨我吧,搅黄了她的婚礼。她能嫁给她喜欢的人我也很开心,至于我怎么样,也就无所谓了。”
“孙翔你这个怂包!”唐昊冲着孙翔一声怒吼,不知怎的唐昊就是看不过孙翔这个样子。
“对,我就是怂了,你能怎样!”说着,孙翔转身跑出了训练室。
“诶……”本能的,要追上去,但心中所想却与之大相径庭
“什么事,都以后在说。”唐昊是这样想的。
“所以啊,你才是最怂的。”训练室的门再一次打开,浓郁的烟味呛的唐昊不住的咳嗽,“不要遵从你的内心,感情这种事,呵,要靠本能,话要说出来才好。现在就怂的话,以后有你后悔的。”
“你,怂过么?”唐昊看着叼着烟的叶修。
“嗯,而且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唐昊没有在说什么,着急忙慌的跑出了训练室。
“现在的年轻人啊。”叶修掐掉烟蒂,从怀中要出了一张泛了黄的照片,褶皱间,两个少年的脸依旧清晰可见,“多少年了,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真的和叶不羞结婚的话孩子还真能叫韩叶

【全职】荣耀猫吧(三)午夜娇喘

系列第三集
OOC应该有
看一和二戳头像即可
小学生文笔
欢迎捉虫
————————————————————————————
王杰希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了,连续几天晚上,他都能听到奇奇怪怪的声音。
“4000你说那到底是什么声音啊。”王杰希趴在自己的一块儿碧绿碧绿的垫子上,两只雪白的前爪放在自己漆黑的脑袋上,“好困……”
“马猴烧酒睡不好的话,怎么变身拯救世界啊?哼哼,小队长的睡眠有我们来守护!”方士谦站了起来,刘小别,高英杰和柳非不知何时也跑了过来,和方士谦站成一排:“爸爸(划掉)队长的睡眠由我们来守护!”
“……”王杰希大小眼一瞪,马猴烧酒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还有谁TMD是马猴烧酒啊生气(╬◣ω◢)!”一爪子拍到了方士谦的大花脸上。
是夜,微草小分队就开始了它们的第一次行动。
打扰王杰希的奇怪声音再次响起。
“现在的年轻人,这还没到春天呢。”一只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的白猫爬在高处的柜子上,它的周围和叶修一样摆满了烟草,还有酒瓶子。
“咋的,你们也是来……噫,真是的,老夫鄙视你们。”白猫一脸嫌弃地瞥了微草小分队一眼,“啧啧(ˇ╮ˇ)不理你们这些年轻人。”
“春天……”方士谦沉默了。
“?”新生的小猫高英杰不知道奇怪的声音和春天有什么联系,反观他身旁的刘小别和柳非的两张小脸儿早已红的像,嗯,大姨妈一样。
春天,猫猫们的发情期啊!那岂不是……有人,呸,有猫在造猫?
“我了个去!”方士谦大叫一声,“合着叫春着是吗!d(ŐдŐ๑)”
“嘘,别大惊小怪的,小孩儿真是没见过世面。”白猫打了个哈欠,准备休息。
“魏琛前辈,请问你知道是,谁吗,我们想……”
“想偷窥?带老夫一个!”凌空一跃,魏琛已站在了微草小分队众人的面前,猥琐担当就是猥琐担当,一提偷窥,比谁都带劲。
“我们只是想让那两人小声点儿,它们吵到我们队长休息了。”高英杰连连摇头,刚刚方士谦那句叫春让他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老夫懂,老夫懂。”魏琛走到高英杰的身边,轻轻拱了一下它,“第一次,害羞嘛。”
“啊啊啊,真的不是啊!(//∇//)”高英杰的脸更红了。
“我们真的是为了我媳妇,呸,小队长的睡眠来的。”方士谦连忙来帮忙解围,“当然……如果有的看的话,嘿嘿,一起啊。”
“同道中人,同道中人。”魏琛和方士谦肩并肩的想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唉,跟上去吧。”高英杰无奈的唤过柳非和刘小别,也连忙跟了上去。
兴欣领地,声音愈加变大。
“我去,叶修那个老不要脸的!”魏琛一眼认出了没被墙完全挡住的叶修,“我去,它不是被阉了吗,怎么糟蹋姑娘啊。”
“叶修前辈的蛋蛋没了,别人有啊,比如,苏沐秋什么的。哦”柳非在众人身后幽幽的来了一句,“嘿嘿,有意思。”
见柳非笑的像魏琛一样猥琐,周围的公猫们一阵寒颤:“腐女真口怕。”
“王大眼,你看什么看!”叶修的声音突然传来。
王大眼?“小队长怎么在这儿啊?”
“本王夜观天象,发现打扰本王就寝的声音就来源于此,就来看看”王杰希道,“你们就不能白天梳毛儿嘛?大晚上的,叫起来跟叫起来跟叫春一样。”
“原来只是在梳毛儿啊,切,无聊。”柳非第一个离开,接着,刘小别,高英杰也跟着离开了。
“谁在那儿?”大概是柳非它们离开是搞出的动静太大了,吸引来了叶修和王杰希的注意力,就连为叶修梳毛儿的苏沐秋也度了过来。
“老魏,好看吗?”
苏沐秋笑。
“偷窥嘛?4000你还有这种癖好?”
苏沐秋笑。
叶修修理属下,王杰希实施家暴。
“小队长,你听我解释啊。”

“想偷窥?带老夫一个!”……“我们真的是为了我媳妇,呸,小队长的睡眠来的。”……“当然……如果有的看的话,嘿嘿,一起啊。

两人之前的对话竟被播放了出来。
“啧啧……看来本王要好好管教你一下啊。”“老魏?嗯,不跟哥解释解释?”苏沐秋依旧笑。而暗地里,一只折耳猫叼着录音笔,暗自浅笑。
嗯,微草家暴啊,虽然把兴欣也掺和了进来,哼哼,没关系,也算为微草铲除了一个劲敌。嘿嘿,没想到晚上睡不着觉出来溜溜弯儿都能捡到这么个大便宜,我喻文州真是欧呢。

【全职】荣耀猫吧(二)绝育手术

系列之二
看一戳头像
ooc可能有
小学生文笔
欢迎捉虫
——————————————————————————
其实猫吧的老板一直很纠结,要不要给猫咪们做绝育手术。毕竟做了绝育手术的话,猫咪们的健康就有了保障,但那将会是一笔巨款。
嗯,到底做还是不做呢?
终于,经过一番思考,老板决定,先拿一只猫做一下试试,有个试验品,也好有个比较。那么,这个试验品选谁好咩?
名叫叶修的橘和名叫韩文清的波斯猫还有名叫苏沐秋的中华田园猫是猫吧里最老的成员,也是目前唯一三只成年猫,嗯,就从他们三个里选一只好了。
老板将三只猫咪抱到一起。他先看了看韩文清,目光交汇的瞬间,老板被老韩的眼神吓傻了,那凌厉的眼神,那黑化般的气势……
“爸爸,我错了!”老板决定了,打死也不给韩文清做绝育手术。嗯,此事事关生死,古人云,死生亦大事矣。
排除了韩文清,老板将目光转向了苏沐秋。
“喵?ฅ^•ﻌ•^ฅ”苏沐秋卖萌,聪明如它,早就看出了老板的意图,哼哼,这可是会破坏阿修性福的坏事儿,咱家是绝对不回去的。
“好吧,你萌\(//∇//)\,你干什么都对。”老板拜倒在了苏沐秋的肉垫之下。
最后,邪恶的目光盯上了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叶修。
“嘿嘿,就你了。”
说着,老板抱起懒洋洋的叶橘,装到了一个笼子里,医生早就约好了,手术随时可以进行。“走喽,小宝贝。”
看着老板提着叶修离开,苏沐橙度到了苏沐秋的身边:“哥,你不阻止老板嘛?”
“这不重要,阿修不是老韩,老韩做了绝育手术,心脏杰的性福就没了,阿修走了绝育手术,性福依旧,因为你哥我才是上面的那个哦。”说着,苏沐秋的尾巴还得意地摇了两下。
“……”苏沐橙无语了,“好吧好吧,你是我哥,你干什么都是对的。”
宠物医院。
“呦,冯老板来啦,稀客稀客啊。”柜台后的男人迎上来,“哦,这是……叶修?又带它来检查了?我就说你让他少吃点垃圾食品嘛,你见过谁家猫天天吃着泡面还窝在烟草里的?”
“艺博啊,我今天,是带他来做绝育手术的。”
“绝,绝育手术……”李艺博一惊,老冯是怎么说服叶修来做绝育的?
“我告诉你。”老冯猫到李艺博耳边,“叶修它不知道自己是来做绝育的。”
坑蒙拐骗?李艺博心想,老冯你心变脏了。
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冯老板将猫笼交到了李艺博的手中:“去吧,完成你的使命,组织,会记住你的。”话毕,还鞠了一躬给李艺博。
叶修可是个洗个澡都会要杀人的喵呢,更何况做绝育?
默默注视这李艺博将叶修带进手术室,然后听着里面传来的,杀猪般的惨叫,冯老板表示,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只能为可爱的艺博,默哀三秒钟了。
N小时后。
叶修从麻醉中醒来,他滚动自己肥胖的身子想看看有什么变化。
……
“喵个咪哒,哥的蛋蛋呢!!!!”

【全职】荣耀猫吧(一)奇异物种

是一个系列
尝试写甜饼
CP大合集,每集不定
ooc应该有
小学生文笔
欢迎捉虫
————————————————————————————
荣耀猫吧(一)奇异物种
荣耀猫吧,大概是国内最火,最大的猫咖啡了。猫吧里大大小小的猫咪们相当讨客人的欢心,来这里喝一杯咖啡,吃一块儿蛋糕,在小家伙们毛茸茸的身子上顺毛儿,绝对是一种享受。当然,这家猫吧最清奇的,要属这家猫吧里,居然,养了,两只狗!!!
是的,一只名叫黄少天的话唠柯基,一只名叫孙翔的超二哈士奇。
当然,猫咪们和它们这两只奇异物种相处的到还不错。
……
(喻黄)
“老叶,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黄少天看着趴在柜台上一超大玻璃碗里的超肥橘猫大放垃圾话。
橘猫漫不经心地瞟了柯基一眼,在玻璃碗里扭了扭身子,里面的烟草也掉出了些许:“要挑战哥?你先有本事上来再说吧。”
“啊,老叶你混蛋,欺负我上不去是不是,哼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体重也根本上不去,要不是老板把你抱上去,这么胖,真是对猫的脸。还不知道减肥,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黄少天再一次打开话匣子。
“少天,不要因为你腿短上不去,而找借口了,而且啊,叶神它好歹有老板抱上去啊。”名叫喻文州的苏格兰折耳猫从黄少天的身边踱过,优雅的身姿格外惹人眼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黄短腿!”趴在叶修身边的中华田园猫名叫苏沐秋放声大笑,全然失了田园猫原本的小巧可爱。
“汪!”黄少天气急败坏地冲着苏沐秋大叫一声,又转头冲向一帮梳毛儿的喻文州,“队长,你不爱我了。(。•ˇ‸ˇ•。)”
大概是猫吧里的宠物们也分成了几个派系吧,派系里的头头们,多被称为队长。
“少天,别这样。”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边轻轻舔舐黄少天的脖颈,“宝贝儿,乖。”声音不大,却听地黄少天,一阵微颤。纵使它看起来比喻文州的打了一整圈儿,但是那一瞬间的,因害羞而导致的颤抖,啧,啧。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一只那只名叫戴妍琦的异国短毛小母猫看在眼里:“啧啧,恋爱的酸臭味儿啊,沐沐,秀秀,非非,一起出本子不?”
一旁的另外四只小母猫轻声哼哼,表示愿意。
今天的喻黄,也秀了众人一脸呢。
(昊翔)
哈士奇的每一天都很……
“哈哈,唐昊,你现在,哈哈,看起来像个傻子!”孙翔看着不小心一头扎到自己的六个核头碗里的唐昊,笑的像的傻子。
“孙,不好。”一旁的土耳其梵猫是猫吧里最好看,最贵的一只,也是孙翔所在的派系里的老大,似乎一直致力于把孙翔和名叫唐昊的折耳撮合到一起,“你,失去,媳妇。”声音很小,显然,周泽楷相信提醒庞大的孙翔应该是攻。嗯,小周,你被女孩子们带坏了吗?
或许多年后的一天,周泽楷就会明白,体型大,未必就是攻,隔壁派系的柯基黄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至于唐昊,作为猫吧里最为脾气暴躁的一只,不做点儿什么,似乎对不起自己的名声啊,也不会让孙翔这没大没小的长记性,于是乎……
“砰!”
整完六个核桃被扣到了孙翔黑白分明的脑袋上。
至于唐昊嘛,自然是自然地甩干毛儿后,一脸戏谑地看好戏喽。
炸毛哈士奇表演。

【伞修】等待

结局依旧BE
OOC依旧
小学生文笔
欢迎捉虫
——————————————————————
西湖苏堤,细雨蒙蒙,雾气氤氲。
束发之年的少年吊着烟,靠着依依杨柳,一双修长的手插在乌黑的发间。
“阿修,你在等谁啊?”这不是苏沐秋第一次这样问他了,他知道,叶修离家出走是为了游戏,而来杭州,则是为了一个人,一个他死缠烂打叶修也不告诉他是谁的人。
“沐秋你整天问来问去不烦吗?今天不用去打工了?”叶修腾出了一只手,推开苏沐秋的脸,“该干嘛干嘛去。”
“阿修阿修,你好冷漠啊,不开心(つд⊂)!”苏沐秋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叶修的肩,两人好不亲密。路边更是有人拼拼驻足,欣赏两人的亲昵举动,“今天是我生日哦!”
“哦,生日快乐啊,老铁。”叶修将烟熄灭烟蒂,然后,随手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了,发命中,“寿星请客不?”
“阿修,你可,真,够,不,要,脸!”苏沐秋在叶修的小肚腩上捏了一把,“怎么这么胖了,看来我把你养的太好了,嗯,扣你伙食费。”
“不请客还克扣伙食费,好过分……”叶修瞪了苏沐秋一眼,“哼!”
“你也没有给我生日礼物啊!沐橙还送了我她手工织毛衣呢!”苏沐秋嘟着嘴,冲叶修撒娇。像极了渴望主人顺毛儿的小猫。
“告诉你哥是为了谁来的杭州怎样?”叶修开出来条件。
“啊,好啊。”其实苏沐秋心底并不是很想知道,叶修心底很在意的人,那么重要,嫉妒。
“其实那家伙叫什么,我也不清楚,只记得那是大人都叫他,嗯,是叫,额,哦,对了,是叫他球球,哈哈,真搞笑。”
“球球!”苏沐秋低声重复着,轻轻咽下了一口唾液。好耳熟啊。
“那家伙当时穿着粉红色的小裙子,却是刺猬头,哈哈,哥当时还扬言要娶她当媳妇儿呢。”叶修说着,眼眸中泛着激动的光,“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而且她游戏也超会玩的。”
“如果她是个女装大佬呢?”苏沐秋小心翼翼地问。
“哈哈,沐秋你脑子进水了啊,那么笑的孩子,那时候可好没有女装大佬那种说法的。”叶修放声笑到。
“那,你不怕她不出现嘛?”阿修果然是更喜欢女孩子啊。
“哥会等的,直到海枯石烂。”
“有点儿感人啊。”
“当然。”叶修如是到。
苏沐秋没有在说话,径直转身离开。
呐,有点儿想哭啊。
阿修……
……
三年后。
苏沐橙在家中收拾着叶修和苏沐秋的行李,她知道,两个哥哥马上就要出去住一段时间。
“诶,叶修,你居然有我哥小时候的照片,老实交代,哪儿来的?”苏沐橙拿着一张照片冲叶修质问到。
叶修看相照片,是一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刺猬头。
“球球?”
“孤儿院的阿姨给我哥起的名字,秋秋的谐音。”
瞳孔骤然紧缩。
“沐秋,是他……”
“我们孤儿院在B市,我哥和我也是七岁那年才来的H市,还是好心人资助的。”
“怎么会……”叶修明显没有在回答苏沐橙的话。
想起那次沐秋听到自己去说对方不可能是男孩子时,沐秋那失落的表情,啊……
电话,拨通熟悉的号码。
嘟……嘟……
很快,对方接通了电话。
“老叶,怎么……”
……
18岁,葬礼。
呐,结束了。
都完了。
晚了。
“沐秋……”
“球球……”
等了你那么多年
END.

【喻黄】狼与乌鸦

第一次在lof里发文
结局BE,其实不算虐
OOC吧……
梗源于科教频道
小学生文笔
欢迎捉虫
————————————————————
    蓝雨森林里有一只独狼,他不属于任何狼群,一向独来独往。不同于其他的狼,他,有这着一种独一无二的温柔,那怕,是对待自己的猎物。
他,有一个名字——喻文州。
说来,喻文州注意那只乌鸦很久了。那是一只与众不同的乌鸦,如夜的乌羽中,隐藏着一缕明黄色的羽毛,妖艳,而又耀眼。
真好看。
第四次了,这只奉行机会主义乌鸦第四次叼走了喻文州没吃完的食物。毫无征兆地,掠过他的身旁,抢走食物,那乌鸦还贱兮兮地冲喻文州露出胜利的微笑,得瑟,绝对的得瑟。当然,飞行不看路是一种错误的做法,这不:
“咚!”的一声,乌鸦,撞到了树上……肉和乌鸦,一起掉了下来。
喻文州快步跑了过来,低头看着乌鸦。
空气,像是被冻结。
乌鸦,有点儿,尴尬……
“醒了?”乌鸦睁开眼,看到的,是笑的一脸心机(划掉)温柔的喻文州,“你叫什么啊,小乌鸦?嗯?”
“黄少天,小爷我叫黄少天。我可是很厉害的,就是那种你无法理解的厉害哦!而且啊,我反应可是很快的哦,嘿嘿,你看你那速度,反应那么慢,还是只狼呢,唉,真可惜。对了对了,你叫什么啊,小爷可是告诉你我叫什么了啊,公平交易你也要告诉我你叫什么……”
真是个话唠。喻文州这样想,就算他是乌鸦,这话,也太多了。
“少天可以安静点儿吗?”喻文州笑吟吟的看着他,“我叫喻文州。”
“要不要考虑以后一起捕猎嘛?”喻文州邀请到,“你来侦查,我来猎杀,我会给你留下些食物。怎么样?”
“好啊,好啊,我早就想这么说了……”
喻文州倒也不打断黄少天的话,他就像是一个安静的听众,坐在一旁。待黄少天口渴了,不说话了,就会将一个盛满水的类似于小罐子的石头推到黄少天面前。
后来啊,他们成了最好的搭档,剑与诅咒。
……
冬天,笼罩了整个蓝雨森林,食物短缺,让喻文州和黄少天过上了整日饥肠辘辘的生活。但是,就算这样,黄少天依旧不害怕喻文州会吃掉它,相反,他更希望喻文州能吃了他。与其都死额,不如是一个损失来的小。
因为这个,喻文州第一次冲黄少天发了脾气,很凶。
这气势汹汹的怒意,却让黄少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这是即使凛冽的寒冬也无法驱散的温暖。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已经不再像狩猎搭档,也不想患难兄弟。
兄弟之上,恋人未满,谁也不敢去迈出那最后一步。
爱,表现在了行动上,喻文州总是喜欢去用自己粗糙的舌头,舔舐黄少天小小的脸。于狼而言,只有夫妻之间才会这么作。黄少天也是,总是有意无意之间,对喻文州做一些乌鸦之间只有夫妻才会做出的举动。可惜,他们不懂对方在做什么。
语言,是两人唯一的沟通手段。
可,谁也没有把爱说出的勇气。
直到那一天,喻文州在森林里嗅到了一只母狼的气息,和他一样,是一只独狼。
是时候去结束这段禁忌的爱恋了。
草草和黄少天告别,喻文州便去追寻母狼的身影。
黄少天独自留在了蓝雨森林里。他默默守候在这里,等着喻文州的归来。他在心中想着,如果有一天,喻文州回来了,他一定会勇敢地,说出自己的心声。哪怕,这是跨越物种的禁忌之恋。
时间,一点点流逝,像是流水,永不停息。转眼,已过一度春秋。
远处传来的狼嚎声,激动的黄少天扑棱这翅膀向着声音的方向飞去。
出现在黄少天眼前的景象,让他心痛。那是幸福的五口之家,喻文州的身边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
“少天……”喻文州远远地就看见了自己的心上人。这一年,他每一天,每一刻,都想着的那个他,今天,终是出现在了眼前。
黄少天没有回头,他奋力向远方飞去。
该结束了。
这份爱恋。
葬送……
END.